您的位置
七排资讯 >文化> 诺贝尔文学奖将开出“双黄蛋”,多名女作家成夺奖大热门

诺贝尔文学奖将开出“双黄蛋”,多名女作家成夺奖大热门

来源:七排资讯 点击:3173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已经缺席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很快宣布2018年和2019年的“双黄蛋”回归。

走出丑闻阴影,诺贝尔奖将回归“双黄丹”

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被迫缺席的原因是2018年瑞典文学院的丑闻。

让·克劳德·恩诺是瑞典艺术学院的前成员,也是诺贝尔文学奖前法官弗洛斯滕森的丈夫,他被指控对一些妇女实施性侵犯和性骚扰,其中一些发生在瑞典艺术学院的一些地方。此外,阿尔诺被怀疑七次将诺贝尔奖得主名单泄露给赌博公司。

这一事件使瑞典文学院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数名学者辞职以示抗议。因此,对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估无法继续,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最终被取消。在历史上,没有诺贝尔文学奖是非常罕见的。由于战争原因,只有七次没有获奖。该奖项上次延期一年已经有70多年了。

尽管丑闻带来了负面影响,诺贝尔奖仍然是世界上无数作家毕生梦想的最终目标。走出2018年丑闻的阴影,诺贝尔文学奖今晚将宣布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奖的两位获奖者。

女作家赔率排名第一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特征。

在英国作家尼西罗德公布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排行榜上,加拿大作家安妮·卡森(Anne Carson)名列第一,《女人的故事》的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名列第二,2018年新学院奖得主玛丽斯·孔戴(Maris Conté)名列第三。

安妮·卡森受到了很多关注和期待。她的作品更倾向于古希腊和古典主义,被认为更符合瑞典艺术学院的品味。安妮不仅写诗和散文,而且还是一位著名的翻译家。迄今为止,安妮·卡森的最高成就有两项。一个是因其诗歌小说《丈夫的美丽》获得2001年艾略特诗歌奖,另一个受到美国著名文学教授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的高度赞扬。

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毕业于多伦多大学,是文学领域国际女权运动的重要代表。她的1985年小说《女仆的故事》使她出名。她被提名为普罗米修斯奖、星云奖和布克奖,这是英国文学的最高荣誉。最近,她凭借续集《女仆的故事》第六次获得布克奖提名。

来自拉丁美洲瓜德罗普岛的女作家马里斯·孔戴(Maris Conté)去年获得了“新学院奖”,该奖项被称为诺贝尔奖替代奖。获奖感言写道:“她(孔戴)是一个伟大的讲故事者。她的作品超越了文学的界限。她关于殖民化和后殖民化的写作具有极其精确和不可抗拒的语言。她写了一部魔幻、梦想和现实的混合生活。”作为历史小说家,玛丽斯的小说关注的是非洲人和海外黑人,尤其是加勒比海国家之间的关系。他的代表作包括《塞古》和《黑女巫提图巴》。玛丽斯赢得“新学院”奖时已经81岁了。

谁是残雪,中国卡夫卡?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都榜上有名,其中排名最高的残雪一度排名第三,甚至比和他一起跑了一万年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还要好。

湖南女作家残雪,本名邓晓华,是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文坛非常受欢迎的“先锋”小说家。她曾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称为“中国卡夫卡”,被美日文坛视为“20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学最具创造力的作家之一”。自1985年以来,已经出版了600万字的作品。《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老云》、《五香街》和《最后的情人》都是残雪的代表作。

残雪是海外翻译出版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她的小说先后被美国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大学、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和国立大学选为文学教材。2015年,她凭借小说《最后的情人》(The Last Lover)成为唯一一位获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的中国小说家,这部小说也是美国唯一的翻译文学奖。2019年,残雪凭借其新书《新世纪的爱情故事》再次入围该奖项和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奖之一——国际布克奖。

残雪在生活中很低调。她的写作风格独特,她始终坚持纯粹的艺术探索和独特的风格。她认为文学应该探索灵魂和自然,通过精神和创新的力量去激发和批判现实,从而拯救传统。

这一次,残雪的名字出现在赔率排行榜的首位,这也极大地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关注和期待。

诺贝尔奖宣布的前一天晚上,莫言和克莱齐奥举行了一次会谈。

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在中国作家中,胡适获得了1939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林语堂于1940年被美国作家赛珍珠等人提名,并于1950年再次被提名为候选人。不幸的是,胡适和林语堂都没有获奖。

直到2012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的中国作家。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称莫言的作品“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社会相结合”。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经7年了。昨日,莫言现身北京,与80岁的法国作家、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Le Clezio)在“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的对话中分享了他从写作中获得的见解以及对文学未来发展的看法。

克莱齐奥读过莫言的许多作品,《红高粱》让他想起了童年。他提到通过莫言的作品,他深深感受到莫言对家乡的强烈依恋。这两个人讨论了伟大的历史是许多小历史的集合。文学的核心是人类历史。一切都从人类开始,然后回到人类。

当被问及对中国文学未来的期望时,莫言开玩笑说,中国文学的未来应该由刘慈欣来回答。莫言可以看到中国文学创作群体的庞大和高水平。每个人的生活范围、审美标准和审美品味都是不同的。将来,中国文学肯定会以各种形式存在。然而,他也确信科幻文学写作将在中国文学领域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村上春树已经跑了一万年,今年仍然备受关注。

在过去的100年里,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出了100多位杰出的作家,但也留下了许多璀璨的文学明珠。从已故的文学人物托尔斯泰、契诃夫、卡夫卡、高尔基等到2018年末的塞莱佐,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错过了诺贝尔奖,这让人们感到非常遗憾。

在目前最有前途的作家中,日本的村上春树一直名列诺贝尔文学奖的榜首,但从未获奖。他被昵称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小李子”。

中国读者熟悉村上春树。他的写作风格细腻、简洁、优美、迷人,但政治题材较少,缺乏对社会问题的尖锐批评。也许这对诺贝尔奖的评委不是很有利。他的代表作包括《听风歌唱》、《挪威的森林》和《iq84》。

作为日本现代作家,村上春树的作品深受全世界读者的喜爱。他的作品已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他还获得了许多国际文学奖。优秀的作品和多年的共同努力使得村上春树获得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备受关注。

此外,诺贝尔文学奖也有一个难以捉摸的操作。例如,1953年的获奖者是英国前首相丘吉尔,2016年该奖项被授予美国民间音乐家鲍勃·迪伦。至于诺贝尔奖,人们年复一年地猜测着,但大多数都难以确定。我希望今晚能正式宣布。

[见习记者]黄楚轩实习生林易科

[图片]一些王世坤的图片来自互联网。

[作家]黄楚轩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