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排资讯 >文化> 赵珩私家书房:央视主持人刘芳菲说这儿最温馨

赵珩私家书房:央视主持人刘芳菲说这儿最温馨

来源:七排资讯 点击:4316

赵航先生和他的妻子吴李煜女士住在对面,彼此“坐在书店里”。她那边是书的海洋,杂乱无章,是学者们学习和耕作的正常方式。他的这一面布置得很优雅,风格优雅清新,红木书柜上摆着锁、红木桌子、墨水、纸张和砚台。墙上有一幅纪晓岚的文字画,还有一卷他祖父赵世泽59岁时写的优雅行书《兰亭序》。

赵恒谦说他不是一个藏书家,他买了一些书来阅读,但也有一些珍贵的书他拿出来让我们欣赏。他喜欢读孟媛的《东京花梦路》,手里拿着商务印书馆1959年出版的《东京花梦路笔记》,首批1600册由邓之诚先生题写,分两册印刷:“邓之诚像一枚印章”和“足以收藏外馆的书籍”。还有一套清初我祖父赵世泽收藏的《绣像第六才子书》。它用木刻插图装订在“金与玉”上。盈盈迷人,令人印象深刻。

赵恒出生在阀门阅览室。曾祖父赵尔丰是晚清时期的一位高级藏族大臣,并担任四川总督。就个人而言,赵恒更像他的祖父赵世泽。由于当前的动荡,这位赵九夜大半辈子都是作为一名公职人员度过的。他博学、迷人、优雅。他收集古代学者的书法、绘画和铭文。赵恒还保留了他祖父的一些碑文、宋拓梁芳宫北的胶拓本、汉北府宋歌的早期拓本以及翁习覃对听云关唐瑾小街的考证。

这个小房间不仅是书房,也是接待室。几千年来,婚礼一直在思考,笑着度过美好时光。聊着聊着,赵恒突然吟诵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拙作”:“山不高,神仙出名。水不深,但龙是一种精神。斯里兰卡是一所破旧的房子,但我很善良。上面台阶上的苔藓标记是绿色的,树荫下的草是绿色的。还有博学的学者,没有丁白的交流。……”他在杜南告诉记者,这项研究既没有“丝和竹交织的耳朵”,也没有“消除劳动力需求”。“只是有时候会有很多客人,二十多岁和八十多岁的人,各种各样。”许多人来了,话题很广。北京过去的事件、轶事、民俗、诗歌、歌剧、字画、石碑、粮票...包罗万象,和赵恒自己的爱好一样广泛。

生于1948年,北京人。作者,北京燕山出版社前总编辑、总编辑。他是《美食家的散文》、《外面的棕褐色薯条》、《旧风景》、《百年印记》和《过去是这样的:六十年来学者的侧写》的作者。最近的是“二十年(1955-1964)”。

[采访]

杜南:说到学习,让我们从你父亲赵守炎的学习开始。你年轻时在你父亲的书房呆了很长时间吗?

赵航:我从未去过我祖父的书房,因为我祖父在我一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父亲学习的一个阶段在东四路42号,另一个阶段在翠微路。后来我们住在翠微路。当我在二路的时候,寒假期间我也住在翠微路,所以我很熟悉我父亲的书房。

我现在有一些我父亲留下的书。这些年来,我们夫妇的书应该说得更多。我现在不怎么买书,它们主要是从别人那里买的。我小时候父亲的书房比今天的书少。第二个有一个他不用的书房,我占用了。崔伟路手头有很多书,是一本非常好的书。

暑假和寒假期间,我喜欢在他的书房里翻找东西。我翻遍了所有东西。当我不能读很多的时候,我读了一些图画书。甚至我祖母那里也有一些图画书。她有一本关于吴哥的画册,用黄色黑白印刷。这张老照片是关于吴哥的。封面是真蟒蛇做的。从五六岁或者六七岁开始,我就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叫吴哥的地方,读了那张画册后,我真的很向往它。照片里没有人,吴哥窟都是废墟,照片很深。我对那个地方特别着迷。它甚至出现在我的梦里。十年前我终于去了。

在我父亲的书房里,我阅读我需要的东西。例如,我喜欢读岳飞的故事。当时,邓光明先生有一本《岳飞传》。然而,《岳飞传》不是一个关于岳飞的故事,而是一个研究和考证的东西。从这里到那里,我会看我的笔记。我从王明清的《飞鸟记》和南宋初年的反货币形势中读到了很多东西。例如,我喜欢看《水浒传》,我会去看《大宋宣和史燚》,这是《水浒传》的雏形。由此,我将去看《水浒传》和《荡寇志》中的一些水文地理学,包括后来余嘉锡先生的《宋江等人三十六人考》。阅读从你需要的开始,然后变得越来越大。

我想看笔记。它一段接一段地读着。汉语笔记基本上分为三类。第一类属于历史笔记,属于半野史性质,补充了历史的不足。第一类属于阅读笔记,它是最深的。例如,赵毅的《二十二年历史笔记》和李慈明的《阅人堂秘书》。还有一类属于社会生活的笔记,如孟生元的《东京花梦路》和邓之诚先生的《东京花梦路朱》。在这三种笔记中,我比较喜欢读两种,一种是历史笔记,另一种是社会生活笔记。因为阅读笔记相对无聊。

我爱张岱,因为我有很多书。

杜南:在我父亲的书房里,除了阅读笔记,你还读什么书?

赵航: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必须有一个非常准确的历史大纲。我父亲没有像《纲要、镜子、简单明了和记录》这样有启发性的书。我的老祖母有一套“纲要和镜子,容易知道和记录”,至少有一个大纲,哪个朝代和哪个世代,哪个皇帝挨着哪个皇帝,这我从小就清楚了。从汉朝到清朝,哪个朝代使用哪个年份的数字,这种事情基本上都在考虑之中。

所以我的阅读很复杂。我也读过很多外国文学、艺术、历史、文学和诗歌。当时,《唐诗选本》和《宋诗选》等选集被大量阅读。后来,我开始读一些书。当时我父亲保存了一些原版印刷书籍,因为史银本也一文不值,包括一些唐宋人的藏书,以及王国维的戏曲藏书。王国维对元杂剧有一个评价:“足以成为一代文学”。各方面,多乱的书啊。

杜南:你妈妈王镇女士也有一些书吗?

赵航:我妈妈的书都是原始文件。还有。我也没有地方可放,我也没有地方可处理,我和我妻子都不从事外语。它们都是英语书,包括一些不错的版本。例如,托马斯·哈代的《卡斯特桥市长》、《德伯家的苔丝》和《无名的裘德》都有这些早期的原版。我也不懂外国文件。小时候,我用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建造小城市。

杜南:你还记得父亲的太空研究是什么样的吗?

赵航:当时,研究中最突出的是一张非常大的桌子。这张桌子有两面可供人们坐。因为它的一边靠墙,两边都是空的。我父母并排坐着。大玻璃砖上覆盖着绿色羊毛毯子。最初有一盏灯,非常好,由一个瓶子和一个古希腊弓箭手拉弓制成。

当时,书房里还有一些挂着字画的空间。我记得把董其昌的中堂画挂在半圆形的桌子上。现在我还有一句五个字的四行诗,“当春风在二月的时候,路边的柳树可以被抱起来。上分支吹动官方亭,下分支开放交通。”

在书房里,有些书可能被锁在远离我的地方,不适合儿童阅读。例如,《金瓶梅》的明版后来被烧毁了。例如,在英语中有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我可以看放在外面的书。我读过很多笔记,比如《可以翟漫谈》、《让翟随笔》和《鹿苑从化》。我会全部读完。尤其是我喜欢明末张岱的东西。因为张岱是一个有很多爱好的人,白化病文先生写了一本关于“美食写作”的书评,把我和张岱作了比较,并发表在报纸上。张岱的散文,最熟悉的《陶安梦遗》,还有一些与历史有关的,如《石魁书》和《石魁姬叔》我也读过。

赵恒祖的父亲赵世泽的手书尺子。

龙符寺和东安市场的书店

杜南:在北京,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以找到书吗?

赵航:那时,琉璃厂很远,我从未去过那里。我家对面是龙符寺,小时候那里有三四家书店。后来,只剩下一个家庭,叫做“秀角堂”。台阶很高。今天人们总是说离那个地方不远的“丰年灌肠店”。后来,整块被拆除,丰年灌肠店建在西部。

这个引人注目的露台有四五条车道高。在那些日子里,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没有人买线装书。这家商店极其冷清。它也每天用掸子掸书。店员们在那里闲着,打哈欠或睡觉。一个孩子去了那里后,他愿意问他关于他的知识,经典和历史的子集,包括一些版本,哪一个是鱼尾,哪一个是书眉。无论如何,他是自由的。如果孩子愿意咨询,他们会谈论它。当然,在公私合营之后,它们后来变成了中国书店。我喜欢北京历史上的那些东西,我也通过它们找到了书。当时,我记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本非常薄的小书是夏志超《老北京笔记》的线装本。我是通过他们得到它的。

我也喜欢去东安市场的书店。东安市场有几家书店。一个是中国书店,另一个是有新书的旧书店。普通的平装本书只是旧的,被别人卖了。这部分书,包括一些苏联小说,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售,因为它们已经被其他人读过了。例如,原价是65美分,可能是24美分。还有一些我更喜欢的旧杂志和期刊。当时,在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生活》、《时代》和《新闻周刊》都可以在这家书店买到。还有一些旧的,比如红豆博物馆的主人蒲东编辑的《中国戏曲画报》。还有一些摄影项目,比如中国最老的摄影师郎景山的相册,他去世时将近110岁。我也买了。还有一些奇怪而凌乱的书。

王府井比龙符寺更复杂。只有两家商店出售外国文件。一个叫中原,另一个叫春明。我们在谈论《春明梦录》,春明代表北京。上海叫春申城。我不会去这些书店,是我妈妈和他们。因为没有一个汉字,它都是外国文件。后来,我和文物局最年轻的同事一起工作。我还问他很多关于春明和中原的事情。那时他们在卖外国文件。那些家伙呢?他们可能无法度过难关。他们懂一些外语。也许原作者的名字是谁,比如狄更斯、哈代,这他们都知道。或者一些法语翻译成英语,比如乔治·桑,莫迫桑,他们也知道。

书店在两边,摊位在中间。摊位更便宜。旧杂志,包括当时比较著名的杂志,被称为“新观察”和“旅行者”。这两本杂志是我最喜欢的。特别是,《旅行者》在花费2美分3美分的时候已经过期。官方出版物大约是15美分和12美分。我喜欢买《旅行者》,然后回去看。旅行者主要是中国各地的游记,偶尔会提到印度和俄罗斯。

小时候,所谓的书房和卧室里总是有两张地图。一张是中国地图,另一张是世界地图。事实上,地理知识非常重要。中国人说“左和右的历史”,画面和历史相互反映。所以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看着地图,我敢说我可以用心画一张世界的大致地图,哪个国家在哪个位置,不那么准确,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五大洲或六大洲,谁在哪个位置,哪个国家挨着哪个国家。更不用说中国地图了,哪个省我能画得更准确。我整天看着世界和中国的地图。为什么哥伦布当时称加勒比海为西印度群岛?因为他误解了西印度群岛,这些其实是中美洲的岛屿。我上学的时候,我的历史和地理总是很好。数学、物理和化学非常非常差。

放东西的地方有一定的规则。

杜南:你后来拥有的第一项研究是什么?

赵航:改革开放,条件好,更不用说学习了。当我平静地生活时,卧室和书房都在一起。不管怎样,卧室里有一些书。直到今天我们都有一项研究。我的书房也是一个客厅,人比我多。我一直不擅长阅读。我对阅读了解不多。我不像她那样读书。大厅对面的那个人每天工作和学习14到15个小时,他工作非常努力。她是个学者,读书和我不同。

杜南:你的学习有什么特别的?

赵航:该研究日前在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文心雅韵》的小书。这本书出版后,我应邀到天津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古代文人生活、钢琴、象棋、字画、诗歌、酒和茶花的讲座。我说在这里我最多能说三四件事。我不能喝酒,茶很普通,我喜欢喝很普通的茉莉花茶,诗歌,我知道怎么做,也没有天分,花我是一种枯树,钢琴不会弹,绘画不会画,文字会做会写几个字。

在我的研究中,关于把东西放在哪里有一定的规则。为什么我和我妻子要分享这项研究?她没有秩序。我基本上可以在这里找到我要找的书。因为我是一个用图像思考的人,我可以立即知道我的桌子是什么样子,你需要改变什么。

这个书房我会接待访客,而不是故意布置的。生活不需要建造。我们应该随心所欲地生活。我是一个更热爱生活的人。我妻子还说了在每个不同的节日里要交换什么样的花。对于普通的节日或生日,我可能会买一些外国花,如唐菖蒲、百合、马蹄莲、康乃馨等。但是在春节,我基本上不用这些花,我用水仙花、红豆、金橘和腊梅。我有两个年轻的朋友专门为我种水仙花。通常在12月27日和28日,他们知道我也没有能力培养。他们只是想“不劳而获”,给我送来了即将盛开的水仙花。从12月27日到5日,它欣欣向荣。但是我必须自己买红豆。这个非常贵。每个大约100元,但是三个就够了。红豆都很红,应该和白柳搭配。这是春节,一定是中国的传统植物,包括一些香橼、佛手柑啊,我喜欢这种氛围。

这位学者的研究可能没有那么高雅。

杜南:有没有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老前辈的研究?

赵航:不要想象这位老先生的书房是什么样子。首先,老年人的生活条件和痛苦不一定很好。因此,国内的学习条件不能和我的相比。有时候书堆得乱七八糟,房子很窄。老实说,我有这个条件的不多。不要想象中国现当代学者的研究有多高雅。完全不同。有许多学习是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完成的。

包括朱家溍朱先生在内,他的房子很乱。原来是一台9英寸的电视,但后来被一台14英寸的电视取代了。他的妻子喜欢看戏剧,只看14英寸的电视。家里的事情乱七八糟。包括丁聪当时的研究。后来,他在紫竹院的新房子稍微好一点,到处都堆着。妙子先生的研究后来得到了帮助,有所改善。王先生石祥在搬到德阳公寓后也稍微好一点。起初,气功先生住在程潇巷时也很差,但后来他住在北京师范大学公子红楼时情况稍好一些。包括周有光在内,活了一百多年,他的学习也很简单,不注意,也不能注意。所以我在这里已经很感激了。我妻子也曾在楼下餐厅对面有一间书房,空间很小。现在她已经“从猎枪换了枪”,她的学习相当不错。

杜南:刘禹锡说,“有伟大的学者说笑,但你的书房里没有丁白”。你在学习中经常有什么样的亲密朋友?

赵航:我没有任何“丝竹缠绕的耳朵”或“日常生活的烦恼”。我退休了,所以没有任何麻烦。我没有那么优雅,也没有困惑。只是有时候很多客人来我破旧的房子,比如启功先生、朱家溍先生、黄苗子先生、丁聪先生和其他老先生。就我而言,最高的那个在我91岁的时候来到我身边,像你一样爬上了四楼。我这里没有电梯。91岁的是最老的,80岁的不是新的。现在有一些年轻的人才,许多在二三十岁,其中一些非常优秀。所以我在这里从20多岁到80多岁,各种各样的人。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和不同性别的人都有。

有些人在他们的书房里见过很多有钱人,来找我感觉很好。例如,央视主持人刘芳菲经常来这里。她见过多少富人?她没有遇到过什么样的人?但是她来找我说,“你是这里最温暖的”。

记者:杜南记者黄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