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排资讯 >社会> 志智双扶贫 消除涉毒隐患 让毒品“断代”

志智双扶贫 消除涉毒隐患 让毒品“断代”

来源:七排资讯 点击:1924

■广东省惠来县田兰心理服务中心创始人徐琼山正在心理沙盘发泄室帮助学生分析他们的心理状态。

■吴丽珠教村民在晚间休息时阅读。

揭阳禁毒扶贫“惠来模式”3 n:

惠来是粤东的一座古城,古代被称为“葵阳”。它位于粤东海岸,西临汕尾陆丰,南接南海。它具有广阔的海域、便捷的交通、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广阔的发展前景。然而,在过去几年中,贩毒问题已经成为影响未来社会稳定的一个主要祸害。贫困和毒品是相辅相成的,许多家庭变得不快乐。

为了有效遏制涉毒犯罪,惠来县的执法打击、预防教育、社会救助教育“三驾马车”齐头并进,成效显著。同时,为了消除贫困引发的涉毒问题隐患,惠来县探索了一条“惠来模式”3 n禁毒扶贫之路——由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社会工作者和25个县帮扶成员单位组成的扶贫团队,从而让毒品“被切断”。迄今为止,已帮助了168个与毒品有关的家庭,帮助了450名与毒品有关的人员重返社会。

■采访与写作:《新快报》记者高永生

■照片:新快报记者李孟晓

政府援助:涉毒人员应该帮助涉毒家庭

在距离惠来县30公里的兰彪村,73岁的博古(化名)坐在椅子上兴奋地说:“我非常感谢政府。没有政府的帮助,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生存。”

原来,两年前,库珀的儿子因制造和销售毒品而被枪杀。后来,他的妻子患了脑梗塞,医疗费每月7800元。后来,媳妇也离家出走,留下五个孙子,最小的只有5岁。古伯说,幸运的是,当地政府对他家人的援助从未停止,这重新点燃了他对生活的希望。“孙子今年得了高分,进了河源的一所技术师范学校。他将在4年后成为一名教师!”言语之间,都透露出喜悦。

据报道,在惠来“打、管、护、爱”政策的推动下,博古的五个孙辈现在每人每月可以领取500元的生活保障基金,用于实际上不是由惠来县民政局抚养的子女。“殴打、管理、保护和关爱”是什么意思?是要对付涉毒人员,严厉打击控制,关爱涉毒家庭。

据统计,从去年1月到今年10月,惠来县民政局共为实际没有筹集到的儿童发放了417.4万元的生活保障基金。惠来县民政局副局长林创平告诉记者,除了经济援助,他们还配合公安机关对涉毒家庭的幼儿进行安置和抚养。

心理治疗先行:“惠来模式”3 n将涉毒人员带回社会

林纾(化名)从22岁开始就被毒品感染了。后来他三次被送到惠来戒毒治疗中心复发。最近一次复发是在2016年,当时他的女儿只有3个月大。“在那十年里,我妻子不想和我同桌吃饭。我的父母和兄弟不信任我,他们所说的一切都被拒绝了。”林纾说道。

2018年4月离开诊所后,林纾加入天蓝心理服务中心,其他星火志愿者前往社区进入学校和戒毒中心。林纾活跃在禁毒工作的前线。林纾认真实践了自己戒掉毒瘾的决心,也带动了更多的人加入自助戒毒小组活动。

“现在在家里,我的地位提高了99%,家人对我的信任也增加了很多。我感觉特别温暖。”林纾说,“我是个幸运的人。如果我遇到好人和好时光,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政府和公安的帮助,我是否会再次被捕。”

揭阳天蓝心理服务中心创始人徐琼山是林书口提到的好人之一。"心脏上瘾比身体上瘾更难戒掉!"许琼山表示,吸毒者进入戒毒中心后,服务中心将介入心理咨询,建立信任关系,为吸毒者建立个人档案,根据他们的个人情况建立援助和咨询方案,对受训者家属进行探访和调查,为有需要的家属进行权力调整,向受训者家属提供援助和慰问,并努力修复家庭关系。目前,“惠来模式”戒毒已在深圳、佛山、汕头等地推广应用

"我很有信心我能引导他们回到社会,对社会有用。"在徐琼山看来,这个瘾君子只是生病了。“我给那些从戒毒中心出来后在社区帮忙的志愿者打电话,点燃志愿者的火花。林纾是第一个加入的,已经接受了17个。”

从戒毒治疗的第二年开始,服务中心将根据吸毒者的需要对他们进行就业技能培训,并在他们离开戒毒治疗中心后为他们安排就业。为了完成一份工作,一个回家的地方,一份维持生活的收入。

此外,该中心还与县人民和社会保障局一起,为咖啡师、哺乳者、美容院和其他流行技能开展技能培训,以帮助他们重返社会。

社会力量:共同建设无毒品家庭,帮助涉毒家庭脱贫

“朱姐姐,我的同学们都在嘲笑我父亲贩毒。我受不了了。我想退学。”兰彪中学的一名初中生费飞(化名)向吴丽珠哭诉时,这是我的心底。事实上,像菲菲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吴丽珠在家乡看到了严重的毒品问题。许多家庭因毒品而贫困,或者他们的孩子过早辍学,误入歧途,甚至陷入与毒品有关的问题的恶性循环。因此,他构思了“大手牵手”和建立无毒品家庭的想法。

"这些辍学的青少年更有可能被引入歧途,甚至卷入毒品。"2014年6月,吴丽珠建立了一个公共福利图书馆。10元可以免费借书。不能支付押金的孩子在还书时需要提交书评。

吴丽珠是现代农村留守儿童的典型代表。他从小学辍学去工作了。像库珀一样,她意识到教育对农村儿童的重要性。“我希望热爱学习的年轻人有地方读书,同时也希望减少村里未成年人的辍学和童工。”吴丽珠透露,现在菲菲已经从中专毕业,成为了一名会计师。

后来,经常去图书馆看书的吴华(化名)告诉吴丽珠,她很想读书,但没钱。这促使吴丽珠领导学生援助计划。据统计,蓝标村有33名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不等。其中,40%是毒品相关家庭的儿童,70%是女孩。吴华成为第一个帮忙的学生,现在是一名大学生。

学生资助分为两种类型:“给钱”和“免费”,给钱相对简单,但仍有一些孩子不想读书,我们会“征求意见”,然后开出正确的药。例如,他们认为拥有初中文凭就足够了,我们将邀请具有相应资格的人到外面工作,告诉我们他们的工作条件。”在吴丽珠看来,那些不想从心底学习的青少年如果不小心就会误入歧途,他们不应该被低估。吴丽珠始终坚持自己的第一要务,围绕农村儿童的状况开展了各种相关工作和活动。2018年被评为“惠来最美的人”。

此外,图书馆几乎每个月都会举办各种有趣的室内和室外活动,包括夏令营。今天,它已经成为儿童童年的庇护所。

数据

关于药物管制有效性的几点意见

2017年8月,揭阳市政府在惠来成立了市级禁毒工作组,时任市长叶牛平(现市委书记)为总指挥,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马如生同志为副总指挥。市禁毒委员会成员单位108人被转移到惠来,与惠来县党政共同开展禁毒整治,创建了“8.31”惠来模式3 n、“一村一警”和禁毒村规民约等一系列工作。2018年12月,国家药物管制委员会将惠来县从“警告区”降级为“重点区”。

自2017年11月以来,惠来没有发现任何制毒“窝点”;贩毒外流人数从2014年的600人下降到今年的57人,比2018年下降了46.7%。新吸毒者人数从2014年的638人下降到今年的79人,比2018年下降了53.5%。

大部分涉毒逃犯被逮捕,贩毒隐患明显减少。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登记追捕105名惠来涉毒逃犯,迄今已逮捕87人,案件到达率为82.9%。2019年(截至10月15日),全市吸毒者复吸率较去年下降5.84%,复吸率明显下降。

湖南幸运赛车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