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七排资讯 >财经> 上海国际艺术节|上芭排《茶花女》,戚冰雪要挑战玛格丽特

上海国际艺术节|上芭排《茶花女》,戚冰雪要挑战玛格丽特

来源:七排资讯 点击:366

《茶花女》是芭蕾舞界的一部热门剧。几乎每个芭蕾舞团都想有自己的《茶花女》版本。经过多年的积累,上海芭蕾舞团很快就会有一个。

上坝版的《茶花女》由英国编舞德里克·迪恩(Derek Dean)编舞,美国作曲家卡尔·戴维斯(karl davies)剪裁音乐,吴胡绳和齐·薛雪扮演男女主角。11月,该剧将在上海文化广场首映。

目前,尚巴的《茶花女》正在紧张排练。

吴胡绳和齐薛雪装饰男女英雄

辛丽丽上校说,他们会尊重原著,用芭蕾舞演员的肢体语言塑造故事中的人物。目前,这出戏刚刚开始。演员必须学习舞步,磨练技巧,重新塑造角色,最后与舞台、灯光和舞蹈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

舞剧以倒叙的方式叙述。从玛格丽特即将去世开始,阿曼德看到他家里的一切都被一个接一个地搬走拍卖,并开始回忆起他的过去。剧中的场景发生了许多变化。公寓、剧院、乡村海滩和舞会在巴黎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出来。

与其他改编自文学的舞剧相比,《茶花女》的难点在于角色的平衡。许多外国舞蹈指导将在安排这部戏剧时决定这个团队是否有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否则就不会安排。”

辛丽丽表示,德里克·迪恩(Derek Dean)和尚巴(Shangba)合作过六部主要戏剧,并与演员和团队建立了信任和默契。他相信吴胡绳和齐薛冰能够成功地赢得阿曼德和玛格丽特。

争吵开始前,两位演员花了很多时间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和做作业来找出角色。尤其是23岁的女孩齐·薛雪,她想扮演一个成熟的妓女玛格丽特,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齐薛雪看来,玛格丽特外表轻浮,内心纯洁而迷恋。她的悲剧始于疾病。结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她的身份与她追求的爱情是不相容的。心碎后,她加快了病情,最终死亡。

“我一开始就羡慕玛格丽特的爱情,因为这本书一开始就讲述了玛格丽特的死亡。阿曼德出现在拍卖会上,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来纪念死去的爱人。我当时叹了口气,这样的爱太浪漫了。一天结束时,我发现这段爱情经历了许多波折,我理解阿尔芒的一系列行为,对玛格丽特充满了钦佩。”齐薛雪说道。

在吴胡绳看来,阿曼德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角色。玛格丽特旅行后不相信爱情。她的爱情观非常成熟和理性。阿曼德的爱情观非常冲动和情绪化。“爱在阿尔芒眼里已经足够了,仿佛爱可以战胜一切,但玛格丽特知道这样的爱可能不会持续太久,社会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在那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中,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最终成为游戏的受害者。”

23岁的齐薛雪将扮演一名成熟的妓女。相反,33岁的吴胡绳将扮演一个简单的年轻角色。这两个人的挑战完全相反。

这样的挑战让吴胡绳想起了他曾经创作的《花样年华》中的李先生。当时,他还不到20岁,想扮演一个30岁左右的成熟男人。在《茶花女》中,他大约30岁,想在《爱的种子》中扮演一个2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种逆转非常有趣。"

排练期间,吴胡绳非常喜欢剧中的一个情节。阿曼德在舞会的第二幕当众殴打玛格丽特,羞辱了她。如果这部戏要演好,演员的演技将受到考验。经过这么多年的舞蹈,吴胡绳现在喜欢演奏戏剧片段。这些片段不一定需要大量的舞蹈和技巧来支撑,而是依靠演员、音乐、舞蹈美等。准确表达戏剧性的冲突。

作为一部以文学作品为基础的舞剧,德里克·迪恩(Derek Dean)必须将人物的话语、情节和内心活动转化为舞步。这对演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尤其是饰演玛格丽特的齐薛雪。“玛格丽特是这部戏剧的灵魂,我一定会配合她扮演辅助角色。在表演过程中,能量需要给予彼此,所以我期待着与对手比赛的过程。”吴胡绳说道。

在剧中,吴胡绳有6个独舞和许多双人舞,消耗了很多体力,但他并不害怕。近年来,他连续出演了许多舞台剧,如《闪亮的红星》和《哈姆雷特》。几乎所有的表演都是在舞台上进行的,没有走过场。他的体力得到了真正的发展。

德里克·迪恩(Derek Dean)的编排风格非常快,对音乐和舞步的结合有很高的要求。每一个舞步都必须准确地按节拍跳,半拍也不算差。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要求演员非常熟悉音乐。

吴胡绳说,《茶花女》的音乐曾经是为电影《傲慢与偏见》创作的,现在是为85岁的卡尔戴维斯量身定做的。德里克·迪恩的舞步是根据音乐的连续性编排的。“太快太慢了,在他眼里,没有办法表达舞步应该有的情感。经过这么多年的交流,他的要求一直是:首先是音乐,然后是舞步的嵌入,然后是角色情感的融合。”

四川快乐十二 网络彩票 河北十一选五